追蹤
芒果虎的枕頭窩
關於部落格
忘卻紛爭紅塵,隱伏山林,沉睡於天地間--
  • 77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新娘

-------------------------------------------------------------------------------------------------------- 眨眨眼,再眨眨眼。 一雙媲美海水般藍的明亮眼睛細細觀察著眼前的人。眼前的人平時冰冰冷冷的,有點難以親近,現在他正沉沉的睡著,胸膛平穩的起伏,臉上的線條比醒著的時候柔和了許多。 有點害怕,卻拗不過好奇心,小小的手指才剛伸出,又急急縮回來。在確認眼前的人還在睡時,才放膽伸出小手。 抬起手輕輕的戳了一下男人的臉--咦?是涼的耶! 在這個驚喜的驅使下,小手更加肆無忌憚的摸起來,卻又生怕弄醒男人,就像呵護珍貴的東西似的,柔柔的,若有似無的撫著男人白皙的臉。 警覺如此高的男人自然不可能還在睡,他早在小孩走近時就醒了,但在知道來者是誰後,竟起了逗玩之心,決定裝睡,看看他想做些什麼。 師尊的臉很好摸哦!白衣小娃甜甜的笑開來,雪白的小手東摸摸男人的頭髮,西看看男人的垂在身旁的大手,卻毫無發覺男人正低頭偷看他。看看男人的手,再看看自己的,然後張開手掌,貼上男人的大手--師尊的手好大喔!不知要到何時我的手才有這麼大呢? 在想的同時,小孩爬上男人的床,想要近距離看看男人的長相。冷淡的男人沒有必要是不會抱起他的,害小孩只能抬起頭看著高大的身影。察覺小孩氣息的靠近,男人閉好眼提高自己的警覺。 在近距離看下,師尊長得很漂亮啊!眼睫毛長長的,眉毛修長,五官端正,雪白飛翹而不甚貼服的頭髮,更顯得男人氣宇不凡。白衣呆呆的看得出神,小臉不自覺越湊越近。在湊近師尊的臉時,白衣被一抹清香轉移了注意力。隨著香味來到男人的頸項,小心翼翼的把小臉湊過去,用鼻子嗅著從衣領傳出來的香氣,像隻小狗似的,裝睡的風之痕不禁在心中竊笑。 師尊好香哦!白衣最喜歡最喜歡師尊的了!甜甜的笑容漾開,然後…… ? 一陣濕湍軟滑的感覺微微由下而上,從臉頰上傳來,加上呵在面上的氣息,風之痕不禁疑惑的緩緩睜開眼。 當碧綠色的眼眸靜靜的看著自己時,白衣彷彿捲進兩潭泛著晨光的清澈綠水中,被魔性的眼瞳攝去了心神,只懂愣愣的看著醒過來的男人,早已忘起了吵醒師尊可能會遭到責罰。風之痕看到他傻呼呼的樣子,眼中浮上笑意:「做什麼?」 回過神,看到師尊眼中露出只有他看得出的笑意,才想起自己的目的,有點生澀的,飛快地,再一次把小臉湊過去,風之痕再度一愣,小童興奮的對他說: 「寶貝~~」 動作重複,一氣呵成。甜膩的童稚嗓音在耳邊響起,再加上甜甜的笑容,的確是很窩心沒錯,可是……他剛剛叫什麼來著? 看不到預期的反應,小白衣由甜笑變為不解,最後失望的嘟起嘴。雖然不明白,但看到小白衣苦著臉,風之痕柔聲問道: 「怎麼了?」 滿臉委屈似的,小白衣吶吶的開口道: 「師尊你都不笑……」 ……為什麼要笑? 要是這句說出口,白衣鐵定立刻在他面前哭出來,總之……先轉移注意力再說。 「白衣,你剛剛做什麼?」 看到師尊眼神示意的位置,白衣又再甜甜的笑起來: 「我也不知道啊!不過魔父常常對妖后做這個,然後說一句『寶貝』,妖后就會笑得很開心的了!可是師尊你都不笑……」 風之痕有點驚訝的睜大眼,經過五秒思考,最後輕輕抿一抿唇,掩藏那一抹戲謔的笑。 吻是用嘴唇的…… 欲言又止,又擔心他會不明白,只好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白衣,嘴邊露出微不可見的笑意。 「啊!笑了耶笑了耶!」白衣像發現新大陸的睜大眼,深怕自己看到的是幻象似的。 看到白衣那麼大反應,風之痕反射性的想收起笑意,畢竟「笑」這東西並不是他所習慣的,但又怕小白衣不高興,只好抿一抿唇清清喉嚨,稍微調正表情: 「很想看到我笑?」 「嗯!」肯定的語氣,白衣笑得好不快樂。 正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小白衣「唏唷」一聲,趴在風之痕的身上,摟著他的脖子,小手不忘拿起一小撮雪色頭髮把玩著。 「師尊師尊~」 「嗯?」 「師尊當我的新娘好不好?」 皺眉--「……為什麼?」 「魔父跟我說啊!要是遇到很喜歡的人,只要叫他當我的新娘,他就會永遠和我在一起了!」 「……」那個誅天-- 「好嘛好嘛!」 看著充滿期待的雙眼,風之痕啞口無言。結婚,就連先決條件也不符合,再說,師徒結婚,怎麼想也是有失禮教…… 於是,風之痕陷入沉思。 童言無忌,現時的白衣充其量只是了解表面的意思,這個問題實在沒必要這麼認真去多費腦筋…… 在風之痕了解到這個事實時,已是兩分鐘後的事。 魔流劍.風之痕,劍術超凡無出其右的一代宗師,殺敵無數毫不手軟的絕代劍者終於發現,冷靜快意、堅定不移的心,完完全全敗給了自己連劍也拿不穩的小徒兒,尤其是敗給現在那天真無邪的笑容和那撒嬌似的嗓音。 無奈,嘆氣。 「……那你當我的新娘吧!」<---⊙⊙啊?風老師你…… 「咦?」眨眨眼「不行啊!」 「為什麼不行?」 「魔父是說那個人當,不是我啊!」 「你的目的是要我們在一起,那誰當新娘也可以吧?」 歪了歪頭,小腦袋想著男人的話,最後高興的笑起來: 「對呀!好啊好啊!我要當師尊的新娘子!」 「……等你長大再說。」含著笑意,大手放在小屁股上,坐起,離開床,優雅的步出屋子。風之痕很難得的抱起小白衣。 迎風眺望,心境更為開闊,白衣不死心的繼續遊說: 「白衣五歲了!很大了啊!」 「還不夠。」 「那要多大才夠?」 「……吾肩膀這麼高再說。」 「喔……師尊師尊~~再笑給我看好不好?」輕輕推了推寬闊的胸膛 「……」 「師尊~~」撒嬌的嘟起小嘴 「……要不要去市集?」<--努力的轉移話題 「咦?好啊!*^____^*」<--呆呆的被拐走 在這一唱一和之下,一大一小就這樣享受著和風暖陽徒步下山去。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