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芒果虎的枕頭窩
關於部落格
忘卻紛爭紅塵,隱伏山林,沉睡於天地間--
  • 78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繼承(1)

-------------------------------------------------------------------------------------------------------- 清晨下著毛毛細雨,如針如線,一點一滴輕灑在嫩綠上。略為陰暗的天色,與帶著泥土氣息的清涼空氣下,清涼殿上一如以往開始了朝會。 源博雅恭敬的低下頭,專注於一個又一個大臣的報告,可是無心於政事的他,制式化的報告聲音很快被殿外的雨聲和遠近交錯的鳥鳴聲取代…… 遠處的蒼翠山林被一層薄紗圍繞,如煙、如霧,就如一幅山水畫,增添了一份神秘飄渺的意境。對易受感動的博雅來說,此時此刻的景色令他陶醉極了。 真美啊…… 待會兒找晴明喝酒好了…… 「……陛下……關於鬧鬼一事……」 「之前派去的陰陽師呢?」 「……這……」 「怎樣?」 「都被整得慘兮兮的……」 「嗯……那就請晴明去一趟好了!」 語句一落,一眾大臣同時轉身,一同看向席末的位置,博雅才如夢初醒的一同回過身。 一片靜默。 「……晴明大人又沒有上朝了……」左大臣撇撇嘴說。 「沒有必要他是不會上朝的……」苦笑的語氣自簾後傳出,隨即道: 「博雅,麻煩你到晴明家跑一趟吧!」 「……遵命。」 相同的窄廊,相同的人物。 清涼舒適的天氣加上比早上更陰暗的天色令才醒來不久的晴明像隻慵懶的貓咪,斜躺在地上,單手支著頭垂下眼半陷入夢鄉。面對窄廊的庭園正沐浴在春雨的滋潤,一片綠意下,零散在庭園各處的銀錢草正開著白花。 「吶~晴明啊!」博雅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在清酒上的倒影,然後用手輕輕搖晃酒杯。 「……嗯?」充滿睡意的虛應。 「你怎麼看這件事?」一口喝下杯中酒,低頭看著見底的酒杯,雙手撫弄著,等待晴明的回答。 「……」真舒服,好想再睡喔! 「實在很奇怪呢!」擱下酒杯,邊倒酒邊說:「那些行為基本上只可稱為惡作劇,沒有真正傷害人類吧!」 「博雅哦!」坐起來,拉一拉衣襟,背靠在廊柱,支起的膝蓋頂著橫擱的前臂,看著博雅在自己的杯內添酒,說:「你會覺得妖物都有惡意、會害人的嗎?」 「啊?這……也不會啦!就像《迷戀伊人矣》的壬生忠見大人,他也只是在清涼殿徘徊而已,不過……」 湊到唇邊的酒杯頓了頓,問:「不過什麼?」 「我想……一些非人類幻化而成的妖物都是有惡意的吧!」 「非人類嗎……」像是喃喃自語,晴明也一口喝下杯中酒,原本甘醇甜美的酒竟帶有一絲辛辣。 「就像百鬼夜行那些……」有點不肯定,深吸一口氣,抱著胳膊,皺眉看著庭院的景色。 「嗯……」呼出,歪頭,搞不懂的微微噘起嘴,看著放下酒杯,把手臂放回膝上的晴明:「……這樣說也不太對,上次那個稚子之手是很恐怖沒錯,可是也沒有傷害別人啊……」 撫撫懷內的笛子,續道:「還有送我『葉二』的鬼也是……」 手肘支在膝上,手則抓著另一邊肩膀,晴明垂下頭把姣好的下巴擱在手臂上,趣味盈然的看著博雅若有所思喃喃自語。 「那你會害怕嗎?」 「那當然了!那些有惡意的妖物的怨念真是不容少窺……啊啊!一想起那件事就令我頭皮發麻……」 「哪件事?」 「那個要化為生靈,把自己的頭髮連頭皮扯下來去殺死情敵的女人。」 「哦!我記得。」 「其實很難界定啦!每次遇到的都不同,而且由人類化成的妖物也會有惡意啊……」 「唔。」 「可是我覺得,人類本性是善良的,可能是因為不滿於現狀才回萌生惡念吧!」 訝異於博雅的話,晴明抬起頭語帶興奮的說: 「喔喔!博雅!你知道嗎?你剛剛說的話,正是大唐古代的一位賢者所說的道理啊!」 「雖然他主張人性本善,可是仔細想想,創造邪惡的人也是人類呀!」 「等等!晴明,你又要說『咒』了嗎?」 晴明只是含笑看著苦著臉的博雅,預期之內的怨言再一次出現: 「你只要一說咒,我現在美好的心情就會像長了翅膀一樣飛走了。」 「我沒有要說哦!」把下巴擱回手臂上,無辜的眨了眨眼,微笑。 「晴明,你又要騙我吧!」 「我哪有騙過你?」 「你有!」 「沒有啊!」 張口,結舌,好像在嘀咕什麼,然後輕哼一聲,噘起唇,斜看著庭院。 輕輕笑出來,柔聲說道:「我只是想說,凡事也是相對的。」 溫純的目光再次投過來,晴明繼續解釋:「例如有光,就會有影。」 「唔。」 「同樣,有善,就會有惡。只有在可以比較的情況下,你才可以辨別善惡吧!」 「唔唔。」 「所以,人有光明的一面,自然也有黑暗的一面,所有的人也一樣。」 「所有的人也一樣?」 「所有的人也一樣。」 「那你也是嗎?晴明。你也有黑暗的一面嗎?」 「……嗯。」 看著晴明帶點落莫的表情看向庭院,博雅靜靜看了一會,然後膝行過去,帶著不確定和微微緊張捉著他的肩膀,說: 「晴明,就算你也有黑暗的一面,我還是喜歡你。只少你沒有任由黑暗面恣意妄為,只少……在我面前的是光明的你。」 此刻的晴明像是陷入自我的黑暗面中,看似完全聽不到博雅的聲音。博雅急著解釋,可是越是急著想,腦子越是空白,想不到該說的話。 「人……人也會自私、會妒忌,就像你所說一樣。既然每一個人也有他的黑暗的一面,那沒有什麼好介意的。你……」 聽著博雅不知所措得快要手腳並用的安慰自己,晴明抬起頭,展開美麗的笑顏:「謝謝你,博雅。」 可是我的黑暗面不是你所想像的…… 看不穿晴明心思的博雅只是應了一聲便紅著臉搔頭退回原本的位置。 有一點沉默,有一點尷尬,晴明只好首先打破悶場: 「博雅啊!你所說的鬧鬼事件是在哪發生的?」 「啊!那不是在京城發生的,離京城有一點距離,是和泉裡的信太森林。」 「和泉……」 ……如果思念的話……就來尋找吧…… 「晴明?」 「……沒事,我們出發吧!」 「我們?你指我和你嗎?」 「對啊!一起去吧!」 「唔……」 「去不去?」 「嗯。」 「走。」 「走。」 事情就這樣決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