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芒果虎的枕頭窩
關於部落格
忘卻紛爭紅塵,隱伏山林,沉睡於天地間--
  • 78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龍拳

-------------------------------------------------------------------------------------------------------- 一大清早,頭裹著藍色頭巾的小伙子如常穿上白衣藍褲的功夫裝,分成左右兩組,排列整齊的在廣場上練習龍拳。 他們長得高大的師兄從後方一邊巡視小師弟們的動作,一邊耍著龍拳走在中央的通道上。 站在樓梯頂手拿著招牌的師父突然大喊道: 「這裡就交給你了!!」遂把手上的招牌兩手打到廣場的半空。 藍衫黑褲的師兄見狀立刻起跳,在空中把拋過來的招牌拿下,然後流暢的著地,半跪著用左手把抬牌豎起來低下頭領命,其他小師弟雙手放在背後列好隊伍恭送師父。師父則瀟灑的轉身,和左右隨從一同步出大門下山去了。 「師父慢走!!」眾人齊聲大喊,目送師父的身影直至被大門所擋。 在大門關上後,那師兄才暗自鬆一口氣。 真是給師父嚇死……他心想,同時想到什麼點子似的,眼中閃過狡黠的光芒。他一個箭步跑上樓梯, 把藏在柱子中的可樂亮出來,小伙子都興奮得振臂歡呼,一起衝上樓梯,爭先恐後的搶著要喝。 拿到可樂的小伙子一同耍龍拳,生龍活虎的在廣場上練習。 師兄當然也不遑多讓,他的動作彷如流水般流暢,拳勢猶如夏日艷陽般強烈。他玩心大起,雙腳猛然踏地,立在背後的可樂罐被震得彈離地面,正當他向後彎腰伸手接著時,師父突然「噗」的一聲,不偏不倚的跳到他的身後,居高臨下的看著闖了禍的大徒兒。他的大徒兒硬生生的止住動作,只由右腳撐著身體,上身和左腳成水平角度,呆看不應出現在這裡的師父。其他人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罐子藏到身後,看上去就像剛才站正列隊時的姿勢。師父沉穩的聲音響起來: 「在幹嗎?」雖然聲音不大,但在鴉雀無聲的廣場上,反而顯得響亮。 強用腰力保持著姿勢,他尷尬的笑起來,然後用肯定的語氣回答: 「我們在練龍拳!」 結果,師父就罰大家擺出他們師兄的姿勢,小伙子們都弄得腰酸背痛,還是模仿不了。至於可憐的師兄,還在僵著擺出那個高難度的姿勢,不用說當然是師父的懲罰。師父巡視看到沒人偷懶後,再次走回他的身邊。 「還要玩?龍拳?」說時還用手在他的肚子上敲著。使快用光力量的他幾乎失去平衡,幸好師父的力量不大,雖然搖搖欲墜,但還能勉強的穩住身子。 「給我維持這個姿勢一刻鐘,然後到我房間找我。」 好不容易撐過慢長的十五分鐘後,他痛得腰也直不起來,還以為腰要斷掉了。 邊撫著腰邊走到師父的房間,叩了門。房中傳出聲音: 「小周嗎?進來。」 開門進去後,師父看也沒看他,逕自在翻抽屜找東西。 「師父……」 「上床。」 「!?」他呆站著。師父見背後的人沒反應,微微側過頭對他說: 「怎麼?我叫你躺上去。」 他乖乖的走上床躺著,對師父的命令摸不著頭腦。師父拿著一個大盒子走過來,放在桌面,拿出一個小盒子走到床邊。他粗暴的扯掉徒弟的腰帶,然後拉開他的衣服,露出了結實的胸口。 「趴著。」 當小周趴起來後,師父一手扯脫他的上衣,並跨跪在他的大腿上。把臉埋在枕頭的小周還沒想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就痛得大叫起來。 「嗚啊!好痛!!」 「活該。誰叫你玩啊!」 平靜的說完後,師父又再使力的把藥膏塗上他的腰上。雖然言語上是這麼冷漠,語氣又是一貫的沉穩,但他卻沒有喝罵過什麼,身為師父卻親自為徒弟上藥,可見當中還是隱含著對徒弟的疼愛。 「……」 見小周不喊又不說話,就知道他在鬧彆扭,師父的語氣稍微軟化下來。 「怎麼啦…?在生師父的氣啊?嗯?」 「……徒兒不敢……」 「都這麼大了還這麼愛玩。」 「……」 沒有反駁的餘地,小周只好閉嘴不語。師父默默的為他塗上藥膏,房間內靜悄悄的。藥膏藉著師父揉搓發揮藥效,滲入腰部,疼痛的感覺舒緩了不少,軟軟的床加上按摩所產生的熱力竟令小周舒服得快要睡著。塗好後,師父用布緊緊的包著他的腰,並蓋好被子保暖,小周吃力的撐起眼皮看著走到桌前背著自己的師父。 「睡一會吧!」他一邊說一邊收拾好藥箱。小周微紅著臉,以慵懶的聲音叫喚: 「師父……」 「什麼?」 「謝謝……」 木訥的師父愣了愣,惻過頭看看已昏昏沉沉睡著了的人,嘴角難得的微微牽起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