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芒果虎的枕頭窩
關於部落格
忘卻紛爭紅塵,隱伏山林,沉睡於天地間--
  • 78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無題

「喝!」 大喝一聲,兩手大力一揮,空氣彷彿被長槍狠狠撕裂一樣,只見他灌注了所有精神與力量,每一次揮手都勁度十足,動作俐落,氣勢不凡,單是從旁觀看,已有說不出的壓迫感,要是真正和他對打的話-- 「呼!呼!」 一定很恐怖吧!一個在旁邊靜靜的觀賞的水藍色的身影不自覺的牽起笑容。 「逢!」 看來我也變得好戰了呢…… 琥珀色的眼睛-- 「呼!逢!」 似乎不是南方人的樣子…… 毫無鬆懈,毫無破綻。好美…… 對了…… 就像沐浴在晨光中的戰神一樣…… 「誰!?」長槍一揮,準確無誤的指向不速之客。只見一個束起頭髮,眉清目秀的年輕武將嚇了一跳的呆站著。不知道是不是互相打量,兩人只是呆呆的看對方,孟起首先回過神來,收起銳利的眼神和武器,恭敬的道歉: 「不好意思,失禮了!」 「不!是我不對,將軍的槍法實在太精湛了,在下不自覺的駐足欣賞,打擾你了。」 「將軍過獎了,在下……那個……」 對方很有耐心的等他說,可是越被注視著反而越緊張,馬超此時簡直想把自己的舌頭割掉,這種客套說話令他有舌頭打結的感覺,欲言又止令場面有點尷尬。突然,他注意到這個不速之客也拿著長槍。 「啊……那個……將軍也是使長槍的嗎?」 順著馬超的視線,對方看看自己的長槍,展開了微笑。不!應該是他打從一開始就是笑著的,只是馬超被他的氣質所吸引,沒有留意而已。怎麼說呢?就是他的樣子不太像是一個軍人,反而像一個文官,可是他身上隱含的力量,卻不是文官應有的。 「啊?啊!是的,在下的力氣不夠,不太適合用斧頭那些重型武器。」 「是嗎?嗯……」 又再陷入沉默之中,天!趕快想個話題吧!霎時間,一個念頭在馬超的腦中一閃而過。 「比試吧!」 「咦?」 對方的疑問令馬超想到剛剛自己還沒問人家意見就自作主張,說話時不禁口吃起來。 「啊……嗯…不好意思,在下想和將軍比試一下,不知意下如何?」 「好!」 拿起自己常用的武器後,兩人背貼背,各自走前十步,轉身,靜靜的站著,沒有任何動作。廣場上靜得詭異,就像暴風雨前的寧靜一樣。雀鳥卻毫無所覺,依然悠然地吃著早點。對方到現在這一刻依然掛著笑容,完全沒有殺氣,馬超不禁瞇起眼再一次仔細的打量著這個人,對方笑得有點像小孩子詭計得逞的樣子。 突然,馬超的身體動了,三步并兩步再一個大跳躍,就來到對方頭上方,正好擋著燦爛的陽光,對方已早一步架起長槍力擋從天而降馬超。「鏘!」的一聲,兩槍相觸,四周的雀鳥嚇得四散,對方被強大的力量弄得幾乎站不穩,可是毫不懼怕的與他抗衡,馬超琥珀色的眼眸露出異樣的光芒。 『力氣是不夠,可是也不是手無搏雞之力嘛!』 『果然只有一個字能形容他--猛!』 各懷心思,落地後,馬超立刻來一個突刺,刺向左邊,對方側身向右邊用長槍擋開,輕盈的順著勢轉身,右手一甩,朝馬超的右腹攻擊,馬超立刻用槍尾格開,並立即蹲下身子用腳掃向對方不穩的下盤,對方卻早一步跳起並在半空用長槍向馬超的頭揮去,馬超頭向後避開,順勢一個後筋斗站起來,再打了個後空翻去拉開距離,情況又回復到當初一樣。 之後一連串的進攻也和之前的類似,沒有勝負,難以分出高下。馬超發覺較為纖小的對方選擇避免正面交鋒,大多數時間都是以閃避為主,趁有空隙時才攻擊,動作就像燕子一樣輕型。他果然說得沒錯,他的確適合用難學而靈活度要求高的長槍。 打了快一個時辰,兩人反而越打越起勁,攻擊越來越凌厲,臉上不約而同地展開好勝的笑容。 「兩位將軍!怎麼打起來了?停手吧!」 他倆聞言一同停下來看向聲音的來源,看清來人後便趕緊跑過去請安。 「啊!丞相!」那個人笑盈盈的走過去。 「子龍,你們怎麼打起來啦?」 「……咦!?」 發出聲音的是馬超,孔明和趙雲不解的眨眨眼睛看著他。 「你……你是趙子龍?」 「是的!抱歉還沒有自我介紹。在下是常山真定人,姓趙,名雲,字子龍。」趙雲笑咪咪的說。馬超呆了一呆,然後抱拳行禮。 「……久仰大名!在下姓馬,名超,字孟起。」 「咦!」子龍驚喜的笑著說:「閣下就是錦馬超!沒想到竟能和馬將軍比武,雲心感榮幸。」 「您言重了!能與在長板橋一戰保護幼主殺出重圍的趙將軍比武,孟起才感到榮幸呢!」 「你看你看!連人家是誰都不知道就打起來了,真是的……」孔明笑著說。 「難怪……累死我了!」馬超不顧儀態就在兩人面前大字型的躺在地上休息,趙雲看到後蹲下來兩手托著腮笑著對他說: 「我才累呢!馬將軍力量很大啊!」馬超聽後立刻坐起來面對著趙雲埋怨道: 「什麼啊!你跑得很快耶!我追得快斷氣了!」 孔明忍俊不禁,趣味盈然的聽著兩位蜀漢數一數二的將軍帶點孩子氣的對話,然後說: 「怎樣也好,不如先去吃飯,邊吃邊談吧!」 由於很難得找到一個使槍的將領而技術又比得上他的人,在往後的日子,馬超三不五時就往趙府跑,嚷著要和趙雲比武,或者嚷著要一起去吃飯。孟起愛死了南方的小菜,覺得既可口又精緻,簡直色香味俱全,所以往往在比武後就「順道」去白吃白喝。又可以吃到趙府僕人所弄的巧手小菜,又有這麼一個漂亮人兒讓他欣賞,簡直是一件賞心樂事! 趙家上下也看慣了馬超死纏難打的跟著主人的情景,不久連通報也沒有就讓馬超直接跑進去,彷彿成了趙家的新主人似的。而他的孩子氣行為有時會令趙雲感到頭痛,不禁懷疑當天所見到的戰神是不是幻象。但在比試時因承受太大的力量而麻痺的手腕,卻像當頭棒喝一樣打醒不相信事實的腦袋。子龍並沒注意到,自己慢慢被馬超的開朗氣質所吸引。在與他一起相處的日子裡,彷彿找回昔日的童真…… 元宵的下午,原本趙雲早就約了馬超在晚上一起出去玩的,可是馬超在下午時就半拖半扯的從趙府拉走了他,不過趙府其他人也因為節日早就因主人的好意而離開回家了,只留下自己一個也怪無聊的,所以也不阻止馬超,而且今天是馬超第一次在這裡過元宵,也難怪他興奮成這個樣子。 元宵的重頭戲一直都是在晚上的,所以在下午去玩實在沒什麼好看,大部份的店也才剛剛架起舖位,開始擺買的實在很少,所以他們也只是百無聊賴的東逛逛西走走,在走到大街中心時,有兩堆人因舖位的位置問題引起爭執,繼而動武,大打出手不止,還波及兩旁的店舖,因打翻了一架擺滿蔬菜的木頭車,滿地也是蕃茄和青菜,有人爭相走避,有人爭相搶奪地上的蔬菜,勸架的,叫囂的,打架的混成一團,趙雲和馬超正想阻止時,官府的人及時來到,把當時人全都帶走了。 「真是的,好端端的一個元宵竟然弄成這樣!」趙雲嘆了一口氣,看看旁邊的馬超。 「孟起……?」 眼前原本琳瑯滿目、喜氣洋洋的街道,霋時間變成滿目瘡痍、一片狼藉的場面,在馬超的眼中,更與昔日西涼兵敗如山倒的景象互相重疊--遍地橫屍、一片死寂的死巷,不祥的烏鴉在天空盤旋著、搶吃著屍體,情景深深震懾著馬超。 「孟起…?孟起!你怎麼了!?」 「啊……?沒…沒什麼……去那邊看看吧!」 「……」 趙雲靜靜的看著孟起故作輕鬆的側臉,再回想剛剛一臉凝重的樣子,才醒覺到他只是一個年紀比自己還小的武將,不但要面對國破家亡的悲痛,還要肩負責任,帶領餘下的家將投靠別人,來到自己完全陌生的地方。雖然表面上他還是笑嘻嘻的,但…… 正當趙雲還在沉思,馬超就突然開口道: 「啊!我突然想起有些事,我先回府一趟。晚上再見!」 「等一下!孟…!」 趙雲還來不及阻止,馬超就跑開了,他的身影一點一點被人群遮蓋。 和趙雲分別後,馬超一個人靜靜的去了城的西面,市場的叫囂聲越來越遠,取而代之的,是清勁的風聲,是夏蟲的叫聲,是百鳥歸巢之聲。走到一個小山坡上回望,熱鬧的市場正好和寧靜的農村相映照。不自覺的往西北方向眺望,眼前盡是綠油油和金黃色的農地,卻沒有馬超期待看得到的景物。 南方的水源豐富,孕育出自然界千變萬化的生物,對在大漠出身的馬超來說可謂是一種新的感受。繁盛的京城,不免和故鄉的影子重疊,想起過去的情景,然後…… 「該死!」 一想到故鄉的戰亂後的蒼涼景況,不禁又再熱淚盈眶。不奈煩的拋開嘴裡的麥穗,深深吸了一口氣,咬著唇四周張望。可是面對眼前黃昏的景色,只能喚起思鄉之情而已。 「該死!該死!」 他又大叫了兩聲,抬起頭眨了眨眼好使眼淚留在眼眶,但淚水始終就從眼角逃出來,靜悄悄的滑過臉龐。 「混蛋……」 被丟下的趙雲其實悄悄地跟過來了,但由於地方太大,他花了一點時間找尋,不過他很快發現了一個相當突出的小山坡。走上山坡,在面向太陽的一面,他找到了背向著他的人。那人坐在草地上一動也不動的看著前方,在黃昏的景色下,更加添了一層落莫的氣氛。深吸一口氣,故作開朗的叫道: 「孟起!」 「!」 由於太過專注,毫不發覺有人靠了過來,馬超幾乎被嚇得跳起。 「啊…是你啊…」在轉身過來看時,不著痕跡的抹去臉上的眼淚。 卻逃不過心思細密的趙雲的眼。 「你怎麼突然跑走了?害我四處的找你。」趙雲裝作埋怨的說,走過去,靜靜的觀察馬超的面情。 「啊哈哈哈……好久沒玩躲貓貓了,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發現了,以前和馬岱玩時他半天也找不到我呢!」 裝作輕鬆的笑著說,再前望向前方,心裡卻緊張得要命。剛剛沒被他看到吧? 是的,他不想別人提起那不堪回首的過去,他不想在別人面前展露他脆弱的一面…… 尤其是他的面前…… 趙雲看了一下他的背影,然後蹲在馬超的背後,兩手從後一把蓋著對方雙眼。 「笨蛋孟起!什麼時候變成一個悶騷男,什麼都不說了?!」 「……」 「別再胡思亂想了!再想東想西就會變成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到時就沒有人要你囉!」 「……嘿……」知道趙雲故意逗他開心,假裝被逗笑的笑了一聲,心情卻不能一下子轉換過來:「……有可能不去想嗎?」 溫熱的液體自手中擴散開來,趙雲愣了一會,禁不住從後擁著他,他知道,此時的馬超很需要他的支持。深深的吸一口氣,把下巴抵在孟起的右肩: 「……對不起……我太自以為是了……」 背後傳來的溫度,還有耳邊歉疚的話語,深深觸動馬超封閉已久的身心,從沒想過,被人抱著是這麼舒服而令人安心的。 「不……」馬超緩緩轉過身來,露出趙雲不曾表現過的表情:「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你,不了解也是正常的……」 馬超淡淡的笑了,臉龐的淚水在夕陽餘暉中閃著,構成一幅令人心痛的畫面。即使是悲痛欲絕,卻還不忘安慰很想幫忙卻力不從心的自己,馬超他很堅強,真的很堅強…… 「孟起……」 「呀……借我靠一下吧!」 語尾消失在趙雲的耳邊,孟起輕輕抱著對方,趙雲則像給予馬超力量似的,重重地回抱著他。兩人也沒有說話,默默的享受著片刻的靜逸。溫熱的氣息圍繞著耳際和頸項,擁著對方的感覺真好,內心暖暖地被不知名的東西填得滿滿的,感覺實在太好了,既真實又似虛幻,好得連趙雲也被迷惑了…… 直到孟起稍微拉開兩人的距離,露出有一點嚇到和疑惑的表情時,趙雲才意識到剛剛自己在他耳邊做了什麼過份的事。 「我……」真是笨蛋!怎麼偏偏挑這種情況……辯解些什麼也沒用了吧? 孟起定睛看著對方不安的眼神一會,什麼也沒說,再一次擁上眼前的人。愣了一會後,趙雲試探的回抱,見沒有反抗才收緊手臂。沉默再一次包圍兩人,但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趙雲很不安,心臟不自覺的越跳越急。他知道,是他自己親手破壞他們之間的那道牆的,究竟會為他們開創另一條新的路,還是封死兩人之間的距離? 不久,馬超輕輕動了一下,接著下來意想不到的動作令趙雲的身體僵硬起來-- 像模仿似的……馬超輕輕吻了趙雲的耳朵…… 「謝謝你……」 低沉而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好像隔著些什麼東西似的,聽起來很不真實。事實上,為什麼要吻他,馬超……甚至趙雲自己也不太清楚,也許是一種安慰,也許是一種報答,也許……是當時的氣氛太好,也許…… 一瞬間,馬超彷彿了解了什麼,但又不完全明白,而趙雲則還停留在衝擊下沒回過神。 「咕~」 一陣怪聲把兩人猛然拉回現實,在確認怪聲的來源後,趙雲不禁噗哧一笑,馬超微微紅著臉。 「……我餓了……」 「嗯!我們去吃飯吧!」看到馬超別開臉不好意思又死要面子的樣子,趙雲禁不住笑了出來,然後馬超當然就是一個大白眼,扁著一張嘴一個大踏步就把趙雲丟在後面。 「對不起嘛!」忍著笑意靠上去時,胸口不幸中了馬超甩過來的手肘,於是裝著痛的撒個驕。他倆都知道,他們將會和以前一樣打打鬧鬧。 不過,是有一點不同了…… 「……你請客……」 「好的!嘻~」 「……」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